秒速牛牛图片

摄影“时间之风”聚焦人类未来 连州摄影之城十

  2018年12月1日,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在连州开幕。主题展展出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荷兰、挪威、意大利、苏丹、中国的二十五位艺术家的作品

  每位艺术家都有着各自独特的叙述方式,他们分别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又被整体作为一份提出全球问题的提案。这个提案正是思考当下的关键——人口爆炸、人工智能迈向现实,生物多样性消失、股票市场的变动、经济危机、算法的主宰…

  在这个现实中,摄影是演绎者,又是见证者。“人类的未来”正是本届总策展人杰霍姆·索塔克关注的核心,他以“时间之风”为主题,开启了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在主题展“时间之风”之外,群展则由四位策展人对摄影进行不同的探讨与呈现,胡昊《打扑克的人》、何伊宁《在克诺索斯的迷宫中》、金丹《没有被控制的身体》、徐浩《英国新摄影》。个展部分也呈现中国、日本、新加坡、英国、德国、波兰、巴西等地的30余位摄影师的精彩作品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提到,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每一年带给大家更新的观展体验,更深入的对于摄影的思考,以及最新国际当代摄影的资讯。“有朋友经常问我为什么连州摄影节的展览有时候很难看得懂,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艺术是需要耐心的,就像人生需要耐心一样,我们都需要投入更多的耐心。在我看来,连州一眼望不到底的那种审美还不够,我更希望通过我们的工作和所有艺术家的努力,带领大家在影像的迷宫中去做更深入的探索和冒险。”

  此次年展所呈现的艺术家项目都可被视作独立的个体,它们自治并有着各自独特的叙述方式,亦可被整体对待而视作一份全球性的提案,而不同项目的议题与美学在其中的相互呼应和回响,正是思考当下与时代之关键。主题之间交叠连锁──股票市场的变动,受人类活动影响下的景观演变,劳动力和工业世界的变化,经济危机,全球化主义,人口流动,全球化世界中麻木的年轻人,监控,算法的主宰,对生物世界的操纵……一切皆是因素,被写在同一个方程式中

  杰霍姆·索塔克提到,因为本届摄影节聚焦于全球人类都需要面对的共同问题,展览的艺术家也因此不再限于传统的表达方式,会更多的利用多媒体的方式来介绍他们的主题,“他们没有一个人是在传统媒体工作的。他们并没有在作品里面给出一个很明确的解决方案,或者说把‘责任’指向某一方,他们思考除了这些问题本身以外,还提供了如何去提出这个问题和如何去思考这个问题的方法。所以非常希望观众们可以认线多个展览,他们每一个都非常特别。”索塔克说到

  艺术家:扬·明葛、马修·伯纳德·雷蒙、马克·耐威尔、埃利纳·本杰明森、汤姆·伍德、米歇尔·博祖尼、文森特 弗尼耶、刘卫、陈海舒、马蒂厄·佩尔诺、斯文·约内、塞尔瓦托·维塔利、亨克·维尔德舒特、克里斯蒂安妮·杰弗里、李朝晖、罗伯特·诺思 + 安托瓦妮特·德容、戈弗雷·雷吉奥、埃丝特·胡佛、杰奎琳·哈辛克、安迪·休厄尔、奥利弗·西伯、托比亚斯·杰隆涅、塞巴斯蒂安·斯图普夫、戴维·德·拜特、周滔

  扬·明葛的“七次日落”取自“一切漂浮在空中,而我们感到眩晕”的第一章节,借用了透纳的绘画与从网络搜集而来的雾霾风景,来自过去与现在的图景被并置并产生出新的意义。埃琳·本雅明的作品“金钱世界”追踪利用算法交易的资本路线—高频交易微电波发射器和接收器之间的网络,将不牵涉实物交易的市场景观揭示在观众面前

  英国摄影师汤姆·伍德在90年代创作的“造船厂”系列拍摄了一个曾经辉煌当时面临关闭的造船工厂,在其中一支士气低落的劳动者正在努力挽救他们的工作,而最后一艘维护者级潜艇独角兽号即将被完成并启动

  米歇尔·博尔松尼“公开竞争”拍摄了意大利竞争最激烈的考验之一——公务员考试。该考试制度始于20世纪60年代,目的是取缔依赖私人关系的招聘方式,而如今成为进入即使是最低级的公共部门的绊脚石

  文森特·弗尼耶“人型机器”关于人型人工生物如何在当下影响日常生活,改变了日常劳作的意义。人类社会对人工生物的迷恋推动了技术的发展,也必然在未来面对发展带来的变化

  刘卫的项目“步行到南阁酒店”关注1950年以后的好莱坞电影对“东方”的描绘,流行文化不断为全球观众传递具争议的表述。而这些表述亦被当中所描述的群体消化为自身的文化

  在陈海舒的项目《德国阳台》中,陈海舒一边记录着移居德国后的日常生活,一边寻找当地报纸在历史上对驻徳美军的相关报道,并将这两者结合起来。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不同群体或文化间的共处面临着或相似或不同的困难

  亨克·维尔德舒特的作品“食物”是对食品工业的一次深入研究,尝试揭露食品生产的复杂真相,绝非黑白分明—扩大生产规模实际上可以提升动物的生活环境,而有机生产并不是绝对会对环境更好

  奥利弗·塞伯的作品“虚构俱乐部”拍摄深受亚文化影响的年轻人,他们的造型夸张看似迷失于风格中,却散发自主性。大卫·德·贝耶特“大爆炸”灵感来自于破坏汽车这种在欧洲流行于年轻人间的活动,项目试图以一种破坏性实践的表现形式揭示对潮流和去物质化的反思,挑战社会进步的概念

  在策展人胡昊看来,海量的摄影图像中,事物的形象和组成了这一形象的图形并不是一回事,一个看起来像是提琴的图形也不一定非得是一把提琴的等价物,反之亦然。事物的形象和图形之间的连接方案在数量上近乎无穷,这里面有一些源自地区的文化传统,比如十字架之于十字形;有一些则来自人类个体独创的调节,比如配合了荧光蓝的电话绳之于广义的“洁净”概念,或者是各种意义上的错觉所引起的诸多反现实、反经验的现象

  在这个展览中,我们看到戴显婧、邓云、谌利、袁小鹏、张之洲五位艺术家,如何透过一张照片,设置事物的形象和图形之间相互博弈的牌局,如何在这些微妙的牌局之中,打断、重组,乃至发明图形生成为形象的过程,又如何用图形来挑战、污染,乃至剥夺人们关于形象的经验。色块可以在与相邻形象的协商中自行表意,线条可以成为叙事的能量源,正如透视或者拒绝透视都有可能是一种象征

  然而,此番考察的目的不在于展示一类貌似的“新”图像的外观,而在于透过这些特别的图像与赤裸现实之间维持的距离,它们对形象的坚守,以及对图形的警惕,让人们重新记起属于图像内部的复杂结构,和这一结构对图像之意义的调整和装配

  策展人何伊宁则打造了一所“克诺索斯迷宫”。在她看来,在进退两难的全球化时代,社会、经济、科技、文化和日常等领域的矛盾和冲突将人类带入一座“克诺索斯的迷宫”,怪物米诺陶洛斯擅长利用人类的欲望,不断地吞噬着我们残存的正义和智慧。想象当代的忒修斯走进迷宫,在经过的每一寸墙壁上都看到人类正在经历的劫难,重叠的镜像放大了痛楚,要挟着这位英雄用灵魂去反思自身

  展览力图通过呈现6位活跃在视觉艺术领域的青年艺术家的近期作品,来追问一系列与当下人类生存状况相关的议题。在第一展厅中,两位艺术家的作品分别从群体和事件切入,将观众的目光引入了更广意义上的全球化状况。程新皓的长期项目《陌生地形》(Strange Terrains)关注散居于中国和越南边境的族群——莽人。展览中所呈现的两组录像作品《一个动作对空间的入侵》(The Invasion of a Neutral Space)和《奔向甜蜜》(Towards the Sweetness)分别呈现了艺术家对于移动影像中视点、空间、时间的转化,以及通过双屏录像的视觉表征来建构他对甘蔗种植在全球经济这一话语体系之下思考

  策展人金丹将策展视角瞄准了“身体”。在她看来,观看无论如何都是透过身体,而灵魂则被身体抓住了衣角。人在某一时刻脱离了身体所处的周遭环境,出现了当下意识暂停的状态,我们看到的是遗留在照片里没有被控制的身体

  主客关系在直接摄影中转化成了相互间共生的关系,如同舞台上演员与观众。列斐伏尔在《日常生活批判》中讲到“生活是戏剧,而活着是一种’戏化,是人工的剧场。” 在这场人工剧场中,主角从左手进入舞台,演绎了自己,然后从右手边走出舞台。剧场里人与人之间存在着一种无形的连系,其中冷漠、疏离、缺席不过是一种连接的表现。这里聚集了所有人的人生片段,每一张图像都只化为了最为简朴的言语,却足以精确地覆盖了他/她的生命体验

  在无形的人工剧场里,我们同样存在于这个共生关系中,这引发了我们对照片中的人物强烈的熟悉感。正如我与你与她与他们共同存在于同一个空间中,没有脱离开来的方式,也没有脱离的理由,没有描述没有评判。当我们穿越人群,暂且抛弃固化的身份认知,也许就会看到这样的人:他们与我们如此相同。婴儿、花瓣、恋爱、出神、少年。就这样走过每个人的生活。我们每天不断看到的日常生活,反而是更接近真理的世界

  人浑然沉浸在忘我的状态里,在这个神圣的瞬间,突然中止了与周遭的关系;它脱离了连续性的时间,也脱离了当下的空间。我们似乎可以轻易碰触到他/她灵魂的衣褶,像午后光线下闪闪发光的叶子一样具体,但同时又犹如流入下水口的污水,被迅速且强制性的吸入进无穷尽的日常生活中。我无法更确切的描述这种感受,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不确定性,消解了观看时因知识、身份或文化带来的是非判断,从而感知到了他/她短暂的精神自由

  展览呈现了安娜-福克斯和凯伦-诺尔两位常居英国的纪实摄影领军人物的近百件作品。在策展人徐浩看来,两位摄影师以敏锐独到的眼光洞察时事,用幽默辛辣的手法表达观点。展览包含多个系列的作品,探讨了社会阶级、工作环境、自我意识等命题;比如安娜-福克斯的《工作站》和《贝辛斯托克》,再如凯伦-诺尔的《贝尔格莱维亚》,都聚焦于英国社会至今存在的阶级鸿沟

  在她们的近期作品中,凯伦的《寓言》和《印度之歌》系列构建了一个个亦真亦幻的场景;安娜则探索了现代社会普遍的欲望和渴求背后的刻板印象。英国摄影评论家肖恩-奥哈根指出,安娜的“拍摄对象是平淡日常的”,但她的作品却这样深入人心,这都归功于她善于挖掘平凡之中的“荒诞和启示”

  英国纪实摄影自上世纪七十年代起活跃至今,以传统的纪实摄影为根基,对它作出进一步反馈和回应。安娜-福克斯和凯伦-诺尔的创作沿袭这一传统,在此称为“英国新摄影”

  在这场主客体的关系中,遥不可及却又似乎每分钟都在经历着——一种生活参与感。而此时,没有社会没有身份,只有个人。个人就是当下

  此外,作为摄影年展的一部分,连州摄影博物馆冬季展展出四位中外摄影艺术家的作品。四个展览分别是

  德裔美国摄影大师欧文·布卢门菲尔德(Erwin BlUMenfeld)在时尚摄影领域享有极高声誉,他的《想象摄影(Imagining Photography)》系列中透过一个复杂的滤镜网络来进行摄影创作,在更大程度上这也是他对周围世界的设想。他让我们知道摄影是解释各种代码、语言、价值观的一种手段,我们所看到的取决于我们自身的文化、偏见、情感和个人经历,它们相互产生化学作用并塑造着我们的现在

  中国摄影部分,博物馆推出韩磊的新系列作品《飞来峰》以及最新的视频作品《急流》,艺术家长期关注和审视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人的塑造和影响,他通过围绕在中国人生活中的日常图景,探讨其背后复杂的文化牵制力,以及这种文化牵制力对中国人未来命运的影响。很多时候看似真实的事物,实际上却更像是为了确立它真实的可靠性而被假设的。同时在艺术家长期不断地对摄影艺术本身不断诘问的同时,也探索出了摄影语言本身的一些令人惊喜的新的向度

  瑞士摄影师扬·明葛(Yan Mingerd)的最新作品系列《一切漂浮在空中,而我们感到眩晕(Everything is up in the air, thus our vertigo)》为现代生态环境的转变提供了一个同时兼具主观角度与客观记录的解读。这个新时代的挑战虽然基于客观的物理现象,但同时也归咎于人类在面对即将到来的灾难时一种接近于否认现实的惰性

  旅居海外的青年艺术家彭可则展出她的新作《脱离速度》,作品用图像描绘了私人情境与公共环境之间的关系,尤其关注中国高速发展的城市群体。她希望捕捉早熟的瞬间,将这个世界的复杂性转化为一种视觉语言、形状、颜色和标识之间的孩童般的秩序

  此外摄影展还设置了策展人张晓舟策划的驻地项目,由艺术家李剑鸿在连州驻地一周进行艺术创作,探索连州地方的文化风貌。这与音乐家和声音艺术家李剑鸿最近六七年来的重要创作方向环境即兴是一致的。因为摄影,原本就是就是最为直观的“环境即兴”。作为摄影的环境即兴,和作为音乐的环境即兴,形成了新的互动和互补。李剑鸿同时会为展览带来一场现场表演,以声音和音乐的表现形式与展览现场的摄影作品进行互动

  艺术家:保罗·科奎罗、贝纳尔·兰根施泰因 、陈萧伊、邓坚、法维奥·德尔·雷、傅萌、何靑嵩 、黄勇哲、靳华 、丽安娜·朗、林东、刘翔、路易斯·奎尔、吕格尔、孟秋宇、米歇尔·马蒂维奇、丘、石真、宋志鹏&杨满、孙智玥、索亚伦、王亚明、尾仲浩二、吴登采、吴国勇、颜长江、袁天文、张二、张辉、张克纯、赵崇毅、周仰